2006年,亞博生物搬入科學城國際企業孵化器,成為一家入孵企業。2013年,從孵化器畢業、已經成為創業板上市企業的亞博生物,走上了自建孵化器的道路。亞博生物從一家再生型植入醫療器械研發生產企業,擴展為再生醫學工程、細胞與干細胞產業的企業集團。

  在創新科技企業扎堆的廣州科學城,像亞博生物這樣成長、壯大之后自建專業孵化器的企業并不是少數個案。

  隨著科技發展,創新研發已經進入高度分工階段。單靠一個企業單打獨斗,難以成長為“大樹”。依托自身資源,通過建設孵化器進行內生孵化或外生孵化,向平臺化、集群化(或集團化)過渡,是企業發展的一條可行道路。

孵化企業十年成功

  稍有醫學知識的人都知道,人體膝蓋的軟骨是不可再生的,一旦損傷,將給人帶來極大的痛苦和不便。

  現在亞博生物有一種醫療技術叫做ACI治療技術,能取出傷者的軟骨細胞,在細胞GMP生產車間培育擴增達到一定的數量和質量后,將培育的軟骨細胞移植到具有生物相容性的“支架”上,形成組織工程軟骨,通過手術移植回傷者的膝關節處。這就是“再生醫學工程”。如今在國內,說起再生醫學材料,業內人士都會想起亞博生物。亞博不僅是國內再生醫學材料領域公認的龍頭企業,也是生物醫藥領域為數不多的上市企業。

  20世紀90年代,再生醫學工程尚處于起步階段,五位旅美華人科學家和企業家就從美國對該學科的重視中察覺到了歷史機遇:1997年,他們在美國南加州開始籌劃成立亞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999年,亞博生物公司在美國獲得四項核心專利后遷回國內,在廣州落戶。當時,現在的亞博生物董事長朱衛平帶領同事在白云山制藥廠租了一間廠房,埋頭搞研發?;氐焦謐畛醯牧?,對朱衛平來說,是一段艱難苦悶的歲月,由于再生醫學當時在國內屬于非常超前的領域,團隊找不到投資,公司曾兩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大?;?,瀕臨生死關頭,生存邊緣。

  2006年底,是亞博創業最艱難的時候,長期高額的、未有產出的投入壓得朱衛平喘不過氣。春節,已傾盡所有的朱衛平向朋友的朋友——一名豬肉商人借了20萬元,給員工發年終獎。然而很快,亞博生物發生了兩件大事:一是公司終于拿出了第一個產品——生物型硬腦(脊)膜補片(腦膜建)。二是廣州開發區科技局相關領導三次上門拜訪,邀請亞博生物入駐科學城國際企業孵化器。

  腦膜建的安全性、穩定性及去抗原性完全符合臨床要求。中國每年有約20萬例腦外科手術,腦膜建的使用量巨大。一開始,很多醫院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采用了這一產品,結果臨床效果之好大大超乎他們的預料,隨之而來的是亞博腦膜建的銷量突飛猛進,由2006年上半年的140萬元直線上升到2008年的3500萬元。

  2012年,亞博生物從孵化器“畢業”,建設了自己的企業園區。201176日,亞博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創業板上市。到2015年,公司獲得國家批文的產品達到四個。

  不可否認的是,生物醫藥研發周期長、風險高,像亞博生物這樣16年拿出4個產品的已經算是“高產”了。腦膜建等產品處于細分領域,利潤高但市場有限,企業成長的空間在哪里?

 自建孵化器內生外延擴展

  上市之后,亞博生物謀求戰略調整,向平臺化轉型。從孵化器畢業的亞博深知孵化器對于初創型企業成長的重要性,決定自建生物醫藥領域的孵化器。

  2013年投資建設亞博生命健康科技園,注冊資本1.21億元,總面積8萬平方米(含在建),累計引進入園企業達到27家,在園企業注冊資本超過3億元。亞博生物利用自身的創業經驗和技術資源,為生命健康科技項目和中小微企業提供從資金、創業導師、實驗場地、研發儀器設備、銷售渠道以及工商登記、項目申報等全方位專業孵化服務,促進科研成果產業化。亞博生物產業園是2009年建設的,2013年投資1000萬元成立了科技園,二期工程建成后總面積將達到8萬平方米。

  亞博生命健康科技園總經理張倩說,生物醫藥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領域,中國起步又比較晚,單憑一個企業單打獨斗,力量是有限的。亞博是生物醫療領域為數不多的上市企業,他們的優勢不僅在于科研,更在于科研成果產業化。

  據粗略統計,生物醫藥類企業創業成功率僅5%左右,在專業孵化器的培育下,創業成功率可大大提高。張倩說,生物醫藥初創企業可謂難關重重:首先是研發風險高、投資周期長,一般風投輕易不敢涉足,而生物醫藥科研卻需要大量經費,企業動不動就陷入財務?;賈驢蒲兄卸?;其次是藥品審批周期長、手續繁瑣,而企業的負責人往往又都是純科研人員,對報批規則不了解,有的企業甚至不知道審批時需要有關實驗數據的記錄材料,導致審批過程中不斷地要補充大量材料;最后,好不容易拿出了產品批文,藥品的銷售也是難題,出于保險心理,醫生在嘗試新藥、新技術時會比較保守。

  “這些路,亞博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深知過程的艱難?!閉刨凰?,“用了近二十年時間、以資金打造了一條生物醫藥領域科研成果產業化的高速路,目前只有亞博的幾個產品在上面跑,太浪費了。建設孵化器,希望搭起平臺,向同領域的初創企業開放資源和渠道,帶動大家一起奔跑?!?span>

  達雅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原本是一家香港企業,今年,達雅高在內地設立項目,在考察了眾多園區之后,決定進駐亞博生命健康科技園。該公司總經理周國輝說,亞博生命健康科技園能給入孵企業帶來很多資源,讓科學家能專注搞科研。

  亞博不僅孵化外部企業,也在自己內部孵化新項目。從2003年起,亞博內部就有團隊在研發人工角膜,但項目進展較慢。因為公司角膜的研發進度較慢,2013年亞博生物積極引進外部資本和技術,共同成立公司,進度大大加快。2014年項目完成臨床入組,并進入國家藥監局的生物新藥綠色通道,今年內有望拿到準產注冊證。通過成立孵化基金投資入股、租金優惠入股,亞博生物通過孵化器這個平臺,正在構建再生醫學工程和細胞干細胞產業集群。

  朱衛平認為,亞博生物本身就是從小變大,對于再生醫學類公司的成長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拔蠢?,孵化器公司也需要股權多元化,不排除引入政府引導基金等?!?span>

  據了解,5000余平方米的一期孵化場地已飽和,目前入駐企業23家,預計到2016年,僅亞博科技園的產值就可達到20億元。

  科技企業的“獨木成林”術

  在創新科技企業扎堆的廣州科學城,像亞博生物這樣成長壯大之后自建專業孵化器的企業并不是個案。

  中山大學達安基因是依托中山大學雄厚的科研平臺建立的生物醫藥高科技企業,涉足分子診斷、基因測序等生物醫藥行業的高精尖領域。達安基因在自身發展壯大后,成立了一個生物醫藥產業專業孵化器,按照“高度自由、優勢互補”的理念,不干涉企業運營,只提供人才、技術、資金等要素支持,給予孵化企業充分的自主權。公司通過品牌影響、銷售渠道、技術支持等優勢,向生物醫藥產業鏈的上下游挖掘新的項目,孵化了具有自主創新能力的生物醫藥企業64家,形成了新的生物產業集群,其中進入新三板的企業1家,創業板審批上市的企業1家、進入IPO的企業8家,向生物醫藥產業鏈的上下游延伸,孵化了具有自主創新實力的64家生物醫藥企業,形成新的生物產業集群。

  視源電子是全球知名的平板電視主控部件設計方案集成商,全世界平均每銷售6臺平板電視就有1臺使用其主控板。2014年,視源電子實現產值50.4億,人均360萬元。它的成功經驗就是把企業的研發人員培養成為“創客”,探索了“內生創新,體外孵化”的獨特創新模式。視源電子在企業內部征集創業計劃,由若干個創業團隊提出創業方案,由企業管理層研究篩選后成立獨立法人子公司開展運營,由母公司和研發人員共同持股,既服務于集團主營業務,又實現多元化發展。目前,視源電子已成功孵化12家業務子公司,已取得專利近500項,著作權近120項,總體成功率超過50%,遠高于普通天使投資的成功率。其中孵化出來的視睿子公司,它的交互智能平板產品已替代了投影、白板等傳統媒介,廣泛用于會議、教學等領域,公司營業收入連續5年實現100%的增長率,2014年達到10億元。

  近年來,廣州開發區實施“大孵化器”戰略,以財政直接投資建設106萬平方米孵化器(加速器),出臺孵化器建設運營扶持政策,鼓勵科研院所圍繞自己的技術建設一批科技園。引人矚目的是,該區依托高成長性骨干企業,催生了一批創新集群。

  金發科技、毅昌科技、亞博生物、京信通信、威創視訊、陽普醫療……廣州開發區現有30家上市企業,其中超過七成都是科技創新型企業。這些企業成長壯大以后,在政策引導和鼓勵下,利用自身的專業、資金、人脈、經驗等優勢,對本行業內的小微企業進行孵化,帶動了一批創新型企業的成長,這些企業主要集中于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節能環保等領域,進而形成了新的產業集群。

  廣州開發區鼓勵有一定規模、高成長性的企業自建專業孵化器,發揮其在品牌影響力、銷售渠道、創業輔導、技術支持等方面的優勢,帶動集群式創新。孵化器孵化的,不僅是從樹苗到大樹的奇跡,更是“獨木成林”的發展模式。

 ■觀察

  企業“孵化”創新集群的三種模式

  在訪談中,許多創新科技企業都不約而同地說起對科技創新的前瞻,他們的看法驚人相似:隨著科技的發展,創新研發已經進入高度分工的階段。單靠一個企業單打獨斗,難以成長為“大樹”。依托自身資源,通過建設孵化器進行內生孵化或外生孵化,向平臺化、集群化(或集團化)過渡,是企業成長壯大的一條可行道路。

  筆者注意到,在廣州開發區,企業自建孵化器培育“創新企業集群”,主要體現為三種模式:

  一是內生孵化模式。所謂內生主要是企業通過內部人員的技術創新,不斷誕生出新的創業項目,而后由企業出資成立新的子公司進行項目開發運營。廣州視源電子科技公司是這種孵化模式的典型代表企業。該孵化模式優勢在于充分發揮了母公司在專業領域的帶動優勢,既保持母公司的創新活力,始終處于行業的龍頭地位,又培育出子公司服務于集團主營業務,實現了集團多元發展。

二是外延孵化模式。外延孵化是企業圍繞產業鏈上下游,不斷孵化新的項目,從而延伸做強產業鏈,提升企業自身競爭力。中山大學達安基因公司是這種孵化模式的典型代表企業。這種孵化模式的優勢在于企業可以充分利用自身的產業優勢,提供企業發展必需的要素,使初創企業快速發展,推動了產業鏈的延伸壯大,甚至一個骨干企業就可以培育出一個產業集群。

三是協同孵化模式。這種孵化模式類似于科研成果產業化,主要是企業利用自身的實驗室、專業技術、銷售經驗等優勢,把技術與市場充分結合,實現企業自身和孵化企業的快速發展。廣州亞博生物科技公司是這種孵化模式的典型代表企業,該公司作為國內再生醫學材料領域的龍頭企業,2009年從科學城的國際企業孵化器孵化畢業,建立了亞博生物產業園和亞博生命健康科技園,建設了經過GMP認證的實驗生產樓,為進駐的科技項目提供資金、實驗場地、銷售渠道等全方位的孵化服務,實現小微企業“拎包入駐”,推動科研成果產業化。他們對外引進高校和科研機構較成熟的科研成果,對內鼓勵內部研發團隊不斷創新,保持了孵化項目的良性循環。這種孵化模式的好處在于孵化的科研項目具有很強的市場針對性,能夠快速形成產值,同時減輕生物醫藥項目在研發過程中的資金壓力,提升孵化成功率。\

(作者:曾妮;來源:南方日報)

網站導航官網二維碼

Copyright 亞博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欢乐生肖开奖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粵)-非經營性-2016-0297